重庆律师凌忠实竭诚为您服务!

执业证号:15001200310752218

重庆律师执业理念:忠于事实、忠于法律、忠于当事人!

重庆律师凌忠实律师于一九九七年开始从事法律事务工作,二○○○年通过全国律师资格考试,具有十余年的法律执业经历。受理案件范围:交通事故、运输合同、侵权责任、人身损害、合同纠纷、公司事务、债权债务、保险纠纷、知识产权、运输纠纷、劳动争议、工伤赔偿、婚姻家庭、离婚纠纷、涉外婚姻、财产继承、商事股权、票据纠纷、医疗纠纷、物权纠纷、房地产纠纷、房屋买卖合同、物业管理、民事诉讼代理、刑事辩护、刑事自诉案件。

执业机构:北京市中伦文德(重庆)律师事务所

办公地址:重庆市渝中区大坪大黄路6号竞地商务大厦B座8楼。。

咨询专线:13072324803  

工作QQ:496433296    

大家可以QQ联系,也可以直接电话联系,凌忠实律师将竭诚为你提供优质、高效的法律服务!

律师是什么?

律师既不是天使也不是魔鬼!

律师是教练员,法律则是竞技规则,当事人就是运动员,法官就是裁判员,而法庭就是赛场。律师作为教练员,其作用就是指导当事人这个运动员,合理运用法律这个竞技规则赢得比赛!

我愿成为你的教练员,帮你赢得这场比赛!

 

咨询热线:02368730666 13072324803
咨询须知:点击查看
留言咨询:在线解答 
来访路线:点击查看 
联系地址:重庆市渝中区大坪大黄路6

文章内容
 

 

法院认定驾驶员从业资格证不是建立劳动关系的依据。

2017-2-18 1:10:25
重庆市九龙坡区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4)九法民初字第10707号
 
    原告刘某某,男,1985年5月5日生,汉族,住重庆市潼南县五桂镇。
    委托代理人周湘,重庆市渝北区回兴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被告重庆安托货运有限公司,住所地重庆市经开区南湖路。
    法定代表人李某某,职务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凌忠实,重庆百事得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刘某某诉被告重庆安托货运有限公司经济补偿金等劳动争议一案,本院立案受理后,依法由审判员印雪独任审判,适用简易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委托代理人周湘、被告委托代理人凌忠实、证人邓某某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刘某某诉称,原告经人介绍与邓某某联系,邓某某代表被告于2012年10月10日招聘原告后,安排原告任驾驶员,从事物流运输工作,双方口头约定月平均工资4500元,由邓某某从被告处领取工资后,再由邓某某以现金形式发放给原告。工作期间被告未与原告签订书面劳动合同,未安排原告休年休假,也未为原告办理社会保险。后原告向被告邮寄送达解除劳动关系的通知,解除与被告的劳动关系。原告起诉至法院,请求判决:被告支付原告2012年10月10日至2014年2月13日期间的经济补偿金6750元( 4500元/月÷1.5个月);2012年11月10日至2013年10月10日期间未签书面劳动合同双倍工资差额49500元(4500元/月×11个月)。
    被告重庆安托货运有限公司辩称,原告驾驶车辆系挂靠在被告处,双方不存在劳动关系,原告请求支付解除劳动关系经济补偿金和未签劳动合同双倍工资差额无事实依据,请求法院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经审理查明,2013年12月26日,原告驾驶车牌号为渝BN8170的重型货车在金山大道附近发生交通事故,经重庆市公安局北部新区分局交通巡逻警察支队认定,原告负此次事故同等责任。
    2014年2月14,原告以被告为被申请人,向重庆市南岸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就经济补偿金、未签劳动合同双倍工资差额、失业保险待遇损失、未休年休假工资等争议提起仲裁,该委于20144月1 8日作出《超时未审结案件证明书》。原告遂起诉至重庆市南岸区人民法院。重庆市南岸区人民法院以被告主要营业地和主要办事机构在重庆市九龙坡区,原被告均同意将案件移送至重庆市九龙坡区管辖为由,裁定将该案移送本院管辖。
    另查明,重庆审公安局交通局查询系统记录上载明,渝BN8170的东风牌重型厢式货车所有人为本案被告。
    庭审中,原告为证明与被告存在劳动关系,举示了如下证据:
    1、原告从业资格证,原告陈述该证系被告为其办理。被告对从业资格证的真实性无异议,认为该证并非被告为其办理,不能证明双方存在劳动关系。
    2、《解除劳动关系告知书》和快递单、快递查询记录,载明2014年2月8日和2014年2月11日,原告分别向被告邮寄送达《解除劳动关系告知书》,均载明因被告未依法为原告缴纳社会保险、不安排带薪年休假、不签订劳动合同,原告提出解除劳动关系。快递查询记录显示上述告知书分别于2014年2月10日和2014年2月13日被签收,但未载明签收人的具体姓名。被告对快递单真实性无异议,对快递查询记录的真实性不予认可,认为并未收到上述告知书,从快递单的签字笔迹看并非原告本人所写,不能达到原告的证明目的。
    3、被告股东出资信息、股东会决议、章程修正案、股权转让协议,载明邓某某系被告股东,持股比例为49%;2013年6月17日经股东会表决通过,被告公司出资人从李某某、邓某某变更为李某某、江宗兰。原告拟证明在原告工作期间,邓某某系被告公司的股东和监事,邓某某的行为代表被告公司。被告对上述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但认为与本案无关。
    被告为证明双方不存在劳动关系,举示了如下证据:
    12012年3月29日挂靠合同1份,甲方为本案被告,乙方为邓某某,约定邓某某购买的车牌号为渝BN8170的车辆挂靠在被告公司,期限自合同签订之日起至车辆报废为止,固定费用为服务费500元,合同期间车辆所有权属于邓某某,由邓某某决定经营方式,自行聘请驾驶员,自找货源,自主修理,自行承担车辆运营的一切风险责任、交通事故、安全事故,所发生的一切赔偿责任并承担自负盈亏的责任等。原告对上述证据的真实性不予认可,认为邓某某与被告签订的挂靠合同原告并不知晓,对原告无约束力;邓某某系被告股东,因此不认可邓某某与被告系挂靠关系。
    2、领条1份,证明原告在邓某某处领取了2013年12月份劳务费3850元。原告认可该领条签名系原告本人所签,已收到上述费用共计3850元,但陈述签字时该领条为空白,因此不认可领条上载明的内容。
    3、证人邓某某的证言,证人邓某某出庭作证,证明邓某某与被告公司系挂靠关系,向被告公司缴纳管理费;2013年12月初原告经人介绍为邓某某开车从事货物运输工作,原告驾驶车辆的车牌号为渝BN8170,该车实际所有人为邓某某;邓某某曾口头告知原告车辆系挂靠在被告处;原告工作内容由邓某某安排,工作时间不固定,油费由邓某某承担;劳动报酬的结算标准为结合运输路程的远近原告每趟提取5元或者25元,由邓某某以现金方式支付给原告;原告已领取2013年12月劳务费共计3850元;2014年1月原告的从业资格证由被告代为年审。原告对证人证言的真实性和证明内容均不予认可,认为邓某某曾系被告公司股东,其证言与被告公司有利害关系,不应采信。但原告陈述自已系经人介绍跟邓某某联系,邓某某代表被告公司将其招录后将原告安排到延锋江森汽车部件系统有限公司固定从事物流运输;工资标准由原告与邓某某协商确定,每月工资为4300元,另有200元安全奖,次月10日左右发放上月工资,由邓某某从被告处领取后再以现金形式发放给原告。
    以上事实,有原、被告双方提交的从业资格证、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解除劳动关系告知书》、快递查询记录、工商登记材料、《超时未审结案件证明书》、重庆市公安局交通局查询系统记录、汽车挂靠合同、领条、证人证言、当事人陈述及庭审笔录等证据予以证实,足以认定。
    本院认为,原告请求被告支付经济补偿金、未签劳动合同双倍工资差额均以原被告双方存在劳动关系为前提,因此本案的争议焦点在于原被告是否存在劳动关系。确认劳动者与用人单位是否存在劳动关系,应审查劳动者与用人单位之间是否存在劳动法上的隶属关系,包括人身上、组织上和经济上的隶属性,即用人单位对劳动者进行管理、安排工作并支付劳动报酬。
    首先,原告举示的从业资格证因系行政机关对车辆管理需要而办理,不能以此证明被告系原告的用人单位。其次,从原告的陈述看,其受聘于邓某某、工作内容由邓某某安排,工资标准与邓某某协商,工资报酬亦由邓某某发放。再次,从被告举示的证据看,邓某某与被告签订了挂靠合同,原告所驾驶的渝BN8170货车实际所有人为邓某某,被告对该车辆无使用、收益和处分的权利。虽然原告不认可被告与邓某某的挂靠关系,但也未举示相反证据推翻挂靠合同的真实性,因此本院对被告与邓某某的挂靠合同依法予以采信。原告举示的证据不足以证明其与被告在人身上、组织上、经济上存在劳动法上的隶属关系,不具备劳动关系的基本特征。综上所述,原告主张与被告建立劳动关系的证据不足,原告基于劳动关系要求被告支付解除劳动关系经济补偿金和未签劳动合同双倍工资差额的理由不成立,本院依法不予支持。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二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原告刘某某的诉讼请求。
    本案案件受理费5元,本院予以免收。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
 
 
 
 判  员    印  雪
二○一四年十二月十六日
 记  员    周  曼
 
 
 
 
 
 
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5)渝五中法民终字第01570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刘某某,男,汉族,1985年5月5日生,住重庆市潼南县五桂镇。
    委托代理人周湘,重庆市渝北区回兴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重庆安托货运有限公司,住所地重庆市经开区南湖路。
    法定代表人李某某,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凌忠实,重庆百事得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刘某某与被上诉人重庆安托货运有限公司劳动争议纠纷一案,刘某某不服重庆市九龙坡区人民法院(2013)九法民初字第10707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一审法院经审理查明:2013年12月26日,刘某某驾驶车牌号为渝BN8170的重型货车在金山大道附近发生交通事故,经重庆市公安局北部新区分局交通巡逻警察支队认定,刘某某负此次事故同等责任。
    2014年2月14刘某某以重庆安托货运有限公司为被申请人,向重庆市南岸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就经济补偿金、未签劳动合同双倍工资差额、失业保险待遇损失、未休年休假工资等争议提起仲裁,该委于2014年4月18日作出《超时未审结案件证明书》。刘某某遂起诉至重庆市南岸区人民法院。重庆市南岸区人民法院以重庆安托货运有限公司主要营业地和主要办事机构在重庆市九龙坡区,刘某某与重庆安托货运有限公司均同意将案件移送至重庆市九龙坡区管辖为由,裁定将该案移送重庆市九龙坡区人民法院管辖。
    另查明,重庆市公安局交通局查询系统记录上载明,渝BN8170的东风牌重型厢式货车所有人为重庆安托货运有限公司。
    一审庭审中,刘某某为证明与重庆安托货运有限公司存在劳动关系,举示了如下证据:
    1、刘某某的从业资格证,刘某某陈述该证系重庆安托货运有限公司为其办理。重庆安托货运有限公司对从业资格证的真实性无异议,认为该证并非重庆安托货运有限公司为刘某某办理,不能证明双方存在劳动关系。
    2、《解除劳动关系告知书》和快递单、快递查询记录,载明2014年2月8日和2014午2月11日,刘某某分别向重庆安托货运有限公司邮寄送达《解除劳动关系告知书》,均载明因重庆安托货运有限公司未依法为刘某某缴纳社会保险、不安排带薪年休假、不签订劳动合同,刘某某提出解除劳动关系。快递查询记录显示上述告知书分别于2014年2月10日和2014年2月13日被签收,但未载明签收入的具体姓名。对快递单真实性无异议,对快递查询记录的真实性不予认可,重庆安托货运有限公司认为并未收到上述告知书,从快递单的签字笔迹看并非刘某某本人所写,不能达到刘某某的证明目的。
    3、重庆安托货运有限公司股东出资信息、股东会决议、章程修正案、股权转让协议,载明邓某某系重庆安托货运有限公司股东,持股比例为49%;2013年6月17日经股东会表决通过,重庆安托货运有限公司出资人从李某某、邓某某变更为李某某、江宗兰。刘某某拟证明在其工作期间,邓某某系重庆安托货运有限公司的股东和监事,邓某某的行为代表重庆安托货运有限公司。重庆安托货运有限公司对上述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但认为与本案无关。
    重庆安托货运有限公司为证明双方不存在劳动关系,举示了如下证据:
    12012年3月29日挂靠合同1份,甲方为重庆安托货运有限公司,乙方为邓某某,约定邓某某购买的车牌号力渝BN8170的车辆挂靠在重庆安托货运有限公司,期限自合同签订之曰起至车辆报废为止,固定费用为服务费500元,合同期间车辆所有权属于邓某某,由邓某某决定经营方式,自行聘请驾驶员,自找货源,自主修理,自行承担车辆运营的一切风险责任、交通事故、安全事故,所发生的一切赔偿责任并承担自负盈亏的责任等。刘某某对上述证据的真实性不予认可,认为邓某某与重庆安托货运有限公司签订的挂靠合同刘某某并不知晓,对刘某某无约束力;邓某某系重庆安托货运有限公司股东,因此不认可邓某某与重庆安托货运有限公司系挂靠关系。
    2、领条1份,证明刘某某在邓某某处领取了2013年12月份劳务费3850元。刘某某认可该领条签名系其本人所签,已收到上述费用共计3850元,但陈述签字时该领条为空白,因此不认可领条上载明的内容。
    3、证人邓某某的证言,证人邓某某出庭作证,证明邓某某与重庆安托货运有限公司系挂靠关系,向重庆安托货运有限公司缴纳管理费;2013年12月初刘某某经人介绍为邓某某开车从事货物运输工作,刘某某驾驶车辆的车牌号为渝BN8170,该车实际所有人为邓某某;邓某某曾口头告知刘某某车辆系挂靠在重庆安托货运有限公司;刘某某工作内容由邓某某安排,工作时间不固定,油费由邓某某承担;劳动报酬的结算标准力结合运输路程的远近刘某某每趟提取5元或者25元,由邓某某以现金方式支付给刘某某;刘某某已领取2013年1 2月劳务费共计3850元;2014年1月刘某某的从业资格证由重庆安托货运有限公司代为年审。刘某某对证人证言的真实性和证明内容均不予认可,认为邓某某曾系重庆安托货运有限公司股东,其证言与重庆安托货运有限公司有利害关系,不应采信。但刘某某陈述自己系经人介绍跟邓某某联系,邓某某代表重庆安托货运有限公司将其招录后将刘某某安排到延锋江森汽车部件系统有限公司固定从事物流运输;工资标准由刘某某与邓某某协商确定,每月工资为4300元,另有200元安全奖,次月10日左右发放上月工资,由邓某某从重庆安托货运有限公司领取后再以现金形式发放给刘某某。
    刘某某在一审中诉称,刘某某经人介绍与邓某某联系,邓某某代表重庆安托货运有限公司于2012年10月10日招聘刘某某后,安排刘某某任驾驶员,从事物流运输工作,双方口头约定月平均工资4500元,由邓某某从重庆安托货运有限公司领取工资后,再由邓某某以现金形式发放给刘某某。工作期间重庆安托货运有限公司未与刘某某签订书面劳动合同,未安排刘某某休年休假,也未为刘某某办理社会保险。后刘某某向重庆安托货运有限公司邮寄送达解除劳动关系的通知,解除与重庆安托货运有限公司的劳动关系。刘某某起诉至法院,请求判决:重庆安托货运有限公司支付刘某某2012年10月10日至2014年2月13日期间的经济补偿金6750元(4500元/月×1.5个月);2012年11月10日至2013年10年10日期间未签劳动合同书面双倍工资差额49500元(4500元/月×11个月)。
    重庆安托货运有限公司在一审中辩称,刘某某驾驶车辆系挂靠在重庆安托货运有限公司,双方不存在劳动关系,刘某某请求支付解除劳动关系经济补偿金和未签劳动合同双倍工资差额无事实依据,请求法院驳回刘某某的诉讼请求。
    一审法院认为:刘某某请求重庆安托货运有限公司支付经济补偿金、未签劳动合同双倍工资差额均以双方存在劳动关系为前提,因此案件的争议焦点在于刘某某与重庆安托货运有限公司是否存在劳动关系。确认劳动者与用人单位是否存在劳动关系,应审查劳动者与用人单位之间是否存在劳动法上的隶属关系,包括人身上、组织上和经济上的隶属性,即用人单位对劳动者进行管理、安排工作并支付劳动报酬。
    首先,刘某某举示的从业资格证系因行政机关对车辆管理需要而办理,不能以此证明重庆安托货运有限公司系刘某某的用人单位。其次,从刘某某的陈述看,其受聘于邓某某、工作内容由邓某某安排,工资标准与邓某某协商,工资报酬亦由邓某某发放。再次,从重庆安托货运有限公司举示的证据看,邓某某与重庆安托货运有限公司签订了挂靠合同,刘某某所驾驶的渝BN8170货车实际所有人为邓某某,重庆安托货运有限公司对该车辆无使用,收益和处分的权利。虽然刘某某不认可重庆安托货运有限公司与邓某某的挂靠关系,但也未举示相反证据推翻挂靠合同的真实性,因此对重庆安托货运有限公司与邓某某的挂靠合同依法应予以采信。刘某某举示的证据不足以证明其与重庆安托货运有限公司在人身上、组织上、经济上存在劳动法上的隶属关系,不具备劳动关系的基本特征。综上所述,刘某某主张与重庆安托货运有限公司建立劳动关系的证据不足,刘某某基于劳动关系要求重庆安托货运有限公司支付解除劳动关系经济补偿金和未签劳动合同双倍工资差额的理由不成立,依法应不予支持。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二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之规定,遂判决:驳回刘某某的诉讼请求。
    一审宣判后,刘某某不服一审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请求撤销一审判决并依法改判:由被上诉人向上诉人支付2012年10月10日至2014年2月13日期间的经济补偿金6750元(4500元/月×1.5个月)和2012年11月10日至2013年10年10日期间未签劳动合同书面双倍工资差额49500元(4500元/月×l1个月)2012年5月至2013年2月的未签订书面劳动合同二倍工资差额20250元。理由是:邓某某是被上诉人的股东,其代表被上诉人招聘上诉人为被上诉人的驾驶员,且被上诉人为上诉人办埋了驾驶员从业资格证,故上诉人与被上诉人曾建立劳动关系。
    被上诉人重庆安托货运有限公司答辩称: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予以维持。
    本院二审审理中,上诉人向本院提交了依职权调查取证申请书,要求本院依职权就被上诉人是否为上诉人办理驾驶员从业资格证向重庆市南岸区交通运输管理所进行调查。本院受理上诉人提交的该申请后,于2015年4月3日就上诉人的申请事宜向重庆市南岸区交通运输管理所进行了调查,重庆市南岸区交通运输管理所工作人员经查询答复:刘某某的驾驶员从业资格证相关纸质档案资料由重庆市江北区交通运输管理所保管,其服务单位为重庆经伦物流运输有限公司。
    本院二审查明的其他事实与一审查明的事实一致。
    本院认为,根据上诉人的上诉请求及理由并结合被上诉人的答辩意见,归纳双方当事人之间的争议焦点为:上诉人与被上诉人之间是否曾经存在劳动关系。就以上争议焦点,本院作如下评述: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规定:“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第七十五条第一款规定:“人民法院对当事人的陈述,应当结合本案的其他证据,审查确定能否作为认定事实的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规定:“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的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第七十四条规定:“诉讼过程中,当事人在起诉状、答辩状、陈述及其委托代理人的代理词中承认的对己方不利的事实和认可的证据,人民法院应当予以确认,但当事人反悔并有相反证据足以推翻的除外”。
    判断劳动者与用人单位是否建立劳动关系,应结合劳动关系的内在特征和外在显征综合予以认定。在内在特征上,用人单位与劳动者虽未签订劳动合同,但同时具备下列情形,劳动关系成立,即:1、用人单位和劳动者符合法律、法规规定的主体资格;2、用人单位依法制定的各项劳动规章制度适用劳动者,劳动者受用人单位的劳动管理,从事用人单位安排的有报酬的劳动;3、劳动者提供的劳动是用人单位业务的组成部分。也就是说用人单位对劳动者在工作安排、劳动纪律等方面进行实质性的管理等,是认定为劳动关系的主要内在特征,劳动者与用人单位之间存在人身依附属性。在外在显征上,用人单位与劳动者虽未签订劳动合同,认定双方存在劳动关系可参照下列凭证:1、工资支付凭证或记录、缴纳各项社会保险费的记录;2、用人单位向劳动者发放的“工作证”、“服务证”等能够证明身份的证件;3、劳动者填写的用人单位招工招聘“登记表”、“报名表”等招用记最;4、考勤记录;5、其他劳动者的证言等。
    本案中,上诉人主张与被上诉人曾经存在劳动关系,上诉人对此应承担证明责任。上诉人在一审诉讼过程中举示的证据仅能证明其于2013年12月26日发生交通事故时驾驶的渝BN8170号东风牌重型厢式货车的所有权人为被上诉人,鉴于上诉人在本案一审诉讼过程中自认受邓某某招用、工作内容受邓某某安排、工资标准由上诉人与邓某某协商确定、劳动报酬由邓某某直接向上诉人发放,尽管上诉人称邓某某代表被上诉人对其进行聘用并向其发放工资,但未就此举示证据予以证明,加之邓某某曾系被上诉人股东对上诉人与被上诉人之间是否曾建立劳动关系并无影响,而被上诉人举示的车辆挂靠合同证明了被上诉人与邓某某就涉案车辆的挂靠经营合同关系,上诉人未举示足以否定该车辆挂靠合同之真实性,且上诉人称其驾驶员从业资格证由被上诉人办理的陈述也无相应证据佐证,故上诉人在本案一、二审诉讼过程中对于当事人双方是否曾建立劳动关系未结合劳动关系的内在特征和外在显征举示充分证据予以证明,其应就此承担举证不能的不利诉讼后果,上诉人关于其与被上诉人曾存在劳动关系的主张因无充分、有效证据予以证明,本院不予采纳。
    综上,一审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上诉人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一)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10元,由上诉人刘某某负担,本院决定予以免收。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判  长  邓方彬
代理审判员  何  流
代理审判员  刘恋砚
二○一五年四月十日
 记  员  刘琳妍
 
 

下一条新闻:重庆刑事辩护律师之案例: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上一条新闻:重庆律师指出员工辞职也可主张经济补偿等合法权利!

copyright 2012-2020 重庆律师凌忠实律师网

电话:02368730666 手机:13072324803 传真: QQ:496433296 邮件:496433296@qq.com 地址:重庆市渝中区大坪大黄路6号竞地商务大厦B座8楼。

技术支持:龙搜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