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律师凌忠实竭诚为您服务!

执业证号:15001200310752218

重庆律师执业理念:忠于事实、忠于法律、忠于当事人!

重庆律师凌忠实律师于一九九七年开始从事法律事务工作,二○○○年通过全国律师资格考试,具有十余年的法律执业经历。受理案件范围:交通事故、运输合同、侵权责任、人身损害、合同纠纷、公司事务、债权债务、保险纠纷、知识产权、运输纠纷、劳动争议、工伤赔偿、婚姻家庭、离婚纠纷、涉外婚姻、财产继承、商事股权、票据纠纷、医疗纠纷、物权纠纷、房地产纠纷、房屋买卖合同、物业管理、民事诉讼代理、刑事辩护、刑事自诉案件。

执业机构:北京市中伦文德(重庆)律师事务所

办公地址:重庆市渝中区大坪大黄路6号竞地商务大厦B座8楼。。

咨询专线:13072324803  

工作QQ:496433296    

大家可以QQ联系,也可以直接电话联系,凌忠实律师将竭诚为你提供优质、高效的法律服务!

律师是什么?

律师既不是天使也不是魔鬼!

律师是教练员,法律则是竞技规则,当事人就是运动员,法官就是裁判员,而法庭就是赛场。律师作为教练员,其作用就是指导当事人这个运动员,合理运用法律这个竞技规则赢得比赛!

我愿成为你的教练员,帮你赢得这场比赛!

 

咨询热线:02368730666 13072324803
咨询须知:点击查看
留言咨询:在线解答 
来访路线:点击查看 
联系地址:重庆市渝中区大坪大黄路6

文章内容
 

 

农民平白无辜下冤狱?重庆刑事律师无罪辩护获自由!

2016-12-21 19:01:46
四川省宜宾市翠屏区人民法院
 
 
刑事判决书
(2014)翠屏刑初字第292号
 
    公诉机关四川省宜宾市翠屏区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罗某,男,1968年2月13日出生于四川省宜宾市翠屏区,汉族,初中文化,无业,住四川省宜宾市翠屏区沙坪镇白利村3社75号。因本案于2011年9月28日被刑事拘留,同年11月3日被依法逮捕。经本院决定,于2012年10月15日被取保候审。
    辩护人曾进、凌忠实,重庆百事得律师事务所律师。
    四川省宜宾市翠屏区人民检察院以宜翠检刑诉[2012]355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罗某犯诈骗罪,本院于2013年11月22日作出(2012)翠屏刑初字第384号刑事判决,被告人罗某不服,提起上诉。四川省宜宾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4年3月25日以原判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裁定发回本院重新审理。本院依法另行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四川省宜宾市翠屏区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周敏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罗某及其辩护人曾进、凌忠实到庭参加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四川省宜宾市翠屏区人民检察院指控:在2009年宜南快速通道五期工程的征地拆迁中,因涉及到临港经济开发区沙圩镇白利村3社部分村民房屋被征用,其中被告人罗某在白利村老村办公室购买的住房(面积为77.28平方米砖混结构)也属征用范围。2009年11月7日,原宜宾市国土资源局开发区土地管理处(简称土管处)经与罗某座谈协商后,根据宜府发[2008]21号文件与罗某签订了《房屋拆迁统建还房补偿安置协议书》,按照规定罗某一家三口(罗某及妻子曾红、女儿罗某某)享受了住房安置政策,即人均30平米倒迁房安置;在2010年粤海LED征地拆迁中,又因涉及到被告人罗某、岳父曾言辉、妻妹曾敏三户共有的沙坪镇白利村3社房屋也被征用,其中罗某房屋面积为179.44平方米。2010年9月7日,宜宾市临港经济开发区征地拆迁服务中心工作人员根据宜府发[2010]5号文件,按被告人罗某户提交的户籍资料、建房手续以及选择的货币安置方式与罗某户签订了《房屋搬迁货币补偿安置协议》。被告人罗某明知不能重复享受住房安置的情况下,隐瞒其已享受住房安置的事实,领走包括其妻曾红、其女罗某某三人人均30平方米的基本住房安置购房费315000元,实际骗取安置费283500元。
    为支持上述指控事实,公诉机关出示了书证、证人证言、被告人供述与辩解等证据材料,指控被告人罗某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采用隐瞒真相的方法骗取公共财物,数额巨大,行为已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六条之规定,应以诈骗罪追究刑事责任。诉请本院依法判处。
    被告人罗某辩称其所得的款项是政府应该赔偿的,自己的行为不构成犯罪。其辩护人提出被告人罗某没有虚构、隐瞒事实的行为,其获得两次安置补偿款是政府工作部门所致,且两套房屋只能补偿(安置)一次无法律依据,罗某未在《承诺书》上签字,故罗某的行为不构成犯罪。法庭审理中,被告人罗某对原审出庭证人夏三德、杨兴华、龚坪、苏符当庭证言均无异议。
    经审理查明,2001年5月,被告人罗某购买了位于宜宾市临港经济开发区沙坪镇白利村村委会面积为77.28㎡砖混结构的老办公室作为住房,并与白利村村委会签订了房屋买卖合同,约定房屋所有权归罗某所有,因该房无产权证书,故未过户。在宜宾市2009年宜南快速通道五期工程的征地拆迁中,该房列入被征用范围。2009年11月7日,宜宾市国土资源局驻宜宾经济开发区土地管理处(以下简称管理处)与罗某签订《房屋拆迁统建还房补偿安置协议书》,协议约定罗某自愿选择砖混77.28㎡的统建还房面积。截至案发,罗某未实际获得该安置房屋。
    20109月,宜宾市临港经济开发区对沙坪镇白利村粤海LED项目征地开展拆迁,被告人罗某及其岳父曾言辉、妻妹曾敏三户共有的沙坪镇白利村三社房屋被列入被征用范围,其中罗某一户房屋面积为179.44㎡。2010年9月7日,宜宾市临港经济开发区征地拆迁服务中心根据宜府发[2010]5号文件及罗某提交的户口簿等相关资料与罗某签订了《房屋搬迁货币补偿安置协议》,协议根据罗某的意愿对其一户户籍在册的三人(罗某及妻子、女儿)实施货币补偿安置,协议约定按基本住房安置面积90㎡一次性计发罗某购房费31.5万元,抵扣享受基本住房安置面积内的房屋后,其余建(构)筑物补偿35262.7元并进行拆迁补助,后罗某据此协议领取了安置及补偿费用共计362407.2元。
    另查明,1、在2010年LED粤海项目征地搬迁安置过程中,罗某及其岳父曾言辉、妻妹曾敏三户均分别以户的名义申报了选择货币方式进行安置。拆迁资料中,罗某一户的人口统计表附了一份罗某未签字的《承诺书》,曾言辉一户的人口统计表附了一份曾言辉签字的《承诺书》,内容均为:“若今后另有房屋(不含商品房)需征地搬迁,不再享受住房安置(含货币)安置,另在本次搬迁安置的人员中若在其它已搬迁地块中已享受了政府的搬迁安置政策(含住房安置或货币安置),本人自愿承担一切经济和法律责任。”庭审中,公诉机关未出示证据证实罗某明知该《承诺书》内容。2、宜宾市临港经济开发区征地拆迁服务中心于2011年9月26日以罗某重复享受拆迁安置为由向公安机关报案,公安机关随即立案侦查。3、宜宾市临港经济开发区征地撤迁部门工作人员在审查2010年LED粤海项目征地拆迁申报材料过程中,未核查罗某一户是否已于2009年根据宜府发[2008] 21号文件享受了一次还房安置的相关资料。
    上述事实,有经庭审质证,本院予以确认的下列证据证实:
    1、报案材料、接处警登记表、立案决定书、公安机关抓获经过说明。证实案件来源于宜宾临港经济开发区征地拆迁服务中心报案,公安机关随即立案侦查,并于次日将罗某抓获。
    2、宜宾市国土资源局临港经济开发区分局关于沙坪镇白利村三社曾言辉伙同其女曾红和女婿罗某骗取拆迁安置补偿款情况介绍,证实罗某在两次拆迁近程中均获得安置补偿的经过。
    3、罗某购买白利村办公楼住房及门面协议,宜南快速通道用地沙坪镇征地补偿宣传资料,2009年宜南快速通道五期工程征地拆迁项目罗某户(3人)房屋拆迁安置补偿资料,罗某签订的宜南快速通道第五期项目征地拆迁统建还房补偿安置协议,证实2009年宜南快速通道五期工程征地拆迁项目中,罗某所购的白利村三社房屋(面积为77.28㎡)已于2009年11月7日与拆迁中心达成了等面积还房安置的协议。
    4、宜府发[2008] 21号、宜府发[2010]5号,证实宜宾市人民政府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四川省(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实施办法》等规定于2008年6月16日以宜府发[2008]21号文件,下发了《关于印发宜宾市征地地上附着物和青苗补偿标准的通知》,该通知规定了2009年宜南快速通道五期工程征地拆迂项目、2010年粤海LED征地拆迁项目补偿政策依据,该二份文件主要规定了对被拆迁户房屋的补偿安置的安置方式和计算方式等内容。
    5、宜宾市国土资源局临港经济开发区分局关于宜府发[2010]5号文件执行中有关问题的请示,四川省人民政府关于同意宜宾市征地地上附着物和青苗补偿标准的批复,宜宾临港经济开发区征地拆迂服务中心关于沙坪镇白利村三社房屋搬迁补偿的公示第(219号)及粤海LED涉及白利村三社房屋搬迁房屋补偿明细表昀复印件,罗某签订的粤海LED项目建设用地房屋搬迁货币补偿安置协议,证实2010年LED项目拆迁补偿过程中罗某享受了货币补偿拆迁安置。
    6、征地拆迂服务中心工作人员工作笔记本,证实夏德平记录了在8月30日的工作例会上对曾言辉的危房作了介绍;在9月1日同李勇、杨兴华去白利村三社丈量曾言辉的房屋。龚坪记录了2010年9月7日饶彪镇长在沙坪镇政府五楼会议室主持召开了关于征地拆迁的工作安排。
    7、劳动合同书,证实夏三德、龚坪、苏符、华勇等人参与过征地拆迁的工作的事实。
    9、证人证言
    (1)证人夏三德证言,证实他是临港区国土局征地拆迁服务中心工作人员,2010年7月中旬的时候,服务中心工作人员进行入户座谈宣传相关政策时曾言辉每次都参加了的。后来曾言辉向拆迂中心提交手续时,有曾敏、曾红、罗某等六人到公室来的,当时还开了座谈会。座谈会的内容主要就是宣传宜府发[2010]5号文件和曾言辉等人签订《没有享受住房安置和其他优惠政策》的承诺书。在签承诺书的时候,工作人员就明确向曾言辉、罗某等人讲了2009年在宜南快速通道五期工程征地拆迁中得到住房安置赔偿后就不能享受2010年粤海LED项目中的住房安置补偿,他们在承诺书上是签了字的。夏三德在当庭作证时陈述称他记不起是否向罗某询问过原来是否享受过安置,也记不起罗某向他说过未享受过安置的事实,没有人让他去查询过2009年宜宾快速通道拆迁相关资料。
    (2)杨兴华在侦查阶段的证言,证实他是宜宾市国土资源局临港经济开炭区分局职工,2010年的粤海LED项目中和村民签订《住房安置补偿协议》的时候明确告诉曾言辉、罗某等人住房拆迁补偿安置只能享受一次,罗某和曾言辉还在《承诺书》上签字了的(实际罗某未签字),签字之前工作人员还要念给拆迁户听。杨兴华在当庭作证时陈述他记不起是否询问过罗某原来是否享受过安置,也记不起罗某向他说过未享受过安置的事,没有人让他去查询过2009年宜宾快速通道拆迁相关资料。在签定补偿协议时,他因工作疏忽没有看罗某是否在承诺书上签字。
    (3)证人龚坪的证言,证实他是宜宾市国土局临港经济开发区分局工作员,在2010年粤海LED项目征地中审核罗某的相关资料时,他没有查阅其前期档案,当时曾叫夏三德和周兰找征地中心曾经负责过宜南路五期工程该社征地拆迁工作的华勇进行核查,但没有得到答复。他想到还要经过张榜,且村社干部也在,就没管这个事了。在2010年8月底9月初专门组织镇、村、社及社员代表和部分群众在老宜南路白利村文书曾利军家门口召开了征地拆迁补偿安置政策宣传会,进行了详细宣传,曾言辉也参加了这个会。同时,还将此次征地拆迁的依据的政策文件宜府发[2010]5号和相关其它政策专门印成了小册子发给了曾言辉等社员代表和群众。罗某一户人员的安置名单的确认和承诺书的签订是夏三德和周兰在具体负责。在与曾言辉及其子女就房屋拆迁进行商谈的过程中,他在场时罗某没有参加过。其实征地拆迁补偿的手续是比较严的,但因为当时急于打开征地局面,加之罗某的岳父曾言辉是该社的社员代表,工作上很多接触,也比较信任他,所以对他提供的相关材料没有怀疑。而罗某一户的房屋拆迁相关材料就是由曾言辉一手递交给征地项目组的,所以没有发现。在当年6月30日的座谈中,罗某没有表态和解释,但曾言辉宣称应该享受。龚坪在当庭作证时陈述称他记不起是否询问过罗某原来享受过安置没有,也记不起罗某向他说过未享受过安置的事。2009年宜宾快速通道拆迁相关资料存放在本单位财务室,与他办公室都在同一栋办公楼,但因工作忙,工期紧,就没有去查。
    (4)证人苏符的证言,证实他是宜宾市国土资源局驻开发区土地管理处工作人员,没有参加2010年的粤海LED项目征地拆迁工作,在2011年6月份才知道罗某有两套房屋享受了拆迁安置补偿。苏符在当庭作证时陈述称他没有告诉过罗某不能重复享受安置补偿,不确定是否向罗某宣传过不能重复享受安置补偿的文件。
    (5)证人江贵银的证言,证实他是白利村三社社员代表,在2010年9月初,临港经济开发区国土部门征地拆迁中心、沙坪镇协调办等单位的领导和工作人员一起在白利村三社曾立军家的场坝开社员大会,会上就向社员宣布了宜府发[2011]5号文件,按照政策每个人只能享受一次住房安置,之前享受过住房安置的,今后就不能再享受其他住房安置。在签订《住房安置协议》前征地中心还叫被征户的户主签一份承诺书,大概意思就是只能享受一次住房安置补偿。曾言辉是社员代表参加了会议他肯定清楚住房安置只能享受一次,罗某是房屋被征户,他也应该知道该政策。
    (6)证人曾言敏的证言,证实他是沙坪镇白利村三社社长,在2010年9月上旬,他通知白利村三社的所有户主到村文书曾立军家中开会,曾言辉是社员代表是参加了会议的,罗某参加没有他没注意。
    (7)证人王在君的证言,证实他是白利村村书记。在2010年八九月份,征地中心的龚坪、杨兴华、夏三德、杨向雨和沙坪镇政府的王振池、李勇等人在白利村三社曾立军家的场坝组织白利村三社所有社员开会传达相关的补偿政策,主要是宜宾市政府[2010]5号文件的宣传和解答社员提出的问题。曾言辉是参加会议了的,因为他是社员代表,但是罗某是否参加会议他没有注意。
    (8)证人周世华的证言,证实他是白利村三社小组长。他知道如果在以前享受过住房安置补偿,在以后的征地拆迁中不能再享受了。在LED项目征地拆迁过程中,国土部门、沙坪政府等部门人员召集社员开过两三次,宣传一些赔偿标准和相关的政策。在签订《住房安置协议》前国土部门叫被征地户主签一份承诺书,大概意思是只能享受一次住房安置补偿。
    (9)证人刘亚玲的证言,证实他是临港国土分局工作人员。曾言辉是社上村民代表,要和村社干部一起代表村民与国土分局征地拆迁项目组座谈,很清楚征地拆迁政策,很了解此次他更明白不能重复享受住房安置,罗某肯定也知道。
    (10)证人曾立军证言,证实他是沙坪镇白利村村委会文书,征地部门和生产队多次召开了座谈会,并宣传了宜府发[2008] 21号文件和宜府发[2010]5号文件的相关规定和政策。曾言辉是白利村三祉的社员代表,参加了社员代表座谈会的,罗某没有参加社员代表座谈会的。后来在2010年9月初的一天,在他家里召开了全社的户主大会,通知了包括曾言辉、罗某在内的户主参加,宣传学习宜府发[2010]5号文件的部分内容。
    (11)证人华勇的证言,证实他是临港经济开发区国土分局工作员,2009年宜南快速通道五期工程中涉及到白利村三社被征用户的安置补偿资料,是由苏符保管,罗某一家三口当时的住房安置补偿资料也在其中。没有人向他要过这方面的资料。
    (12)证人曾言辉在侦查阶段的证言,证实他是罗某的岳父,在2009年宜南快速通道第五期工程征地中,罗某购买的白利村村委会办公室被拆迂,当时罗某选择的是还房安置。2010年粤海LED项目征地过程中,他与女婿罗某及小女儿曾敏于1993年共同修建的房屋列入拆迂范围,修建时罗某出的钱多,就分了180平方米,经拆迁中心工作人员给他做工作后,他们三户都选择了货币安置。在2009年,宜南路五期工程项目征地,罗某的还房是调换他在村办公室购买的房子,不算住房安置;2010年,粤海LED项目征地,对罗某的住房货币安置是按户籍三口人计算的,他认为不存在重复安置。在粤海LED项目的征地拆迂安置座谈中,征地中心工作人员给他签《承诺书》,他当时看了,也签了字。
    (13)证人曾红的证言,证实她是罗某的妻子。2009年宜南快速通道五期工程征地拆迁时,罗某在白利村三社买的村办公楼住房被征用了,当时补偿安置了90㎡的倒迁房。2010年粤海LED项目征地拆迁时;她和罗某就一起回白利村三社和征地中心工作人员一起丈量属于她一户的房屋面积,因为她和父亲曾言辉、妹妹曾敏三户人是属于一宅多户,按照相关政策必须按照同一种安置方式进行住房安置补偿,后来她们一大家人,包括她和曾言辉、罗某、曾勇、曾敏等人经过商量一致决定这次选择货币安置补偿,即按照户口上的人头每人赔偿105000元作为住房安置补偿,加上一些其他附加补偿款,她们一家三口共计获得了36万余元的征地拆迁安置补偿。在2009年宜南快速通道五期工程中享受过住房安置补偿后,在2010年粤海LED项目中将不能享受住房安置的政策没有人告诉她,她只知道在2009年宜南快速通道五期工程中她的房屋被征用了,也获得了统建还房安置补偿,后来2010年粤海LED项目中又涉及到她们家的宅基房被占,她与曾言辉、曾勇、罗某、曾敏等人一起商量觉得还是可以提交资料享受住房安置补偿。两次房屋拆迁补偿都是征地中心人员办理的。
    10、被告人罗某的供述和辩解,证实他在白利村有两处房屋,分别在2009年和2010年被征地拆迁。2009年因修建宜南快速通道拆迁的是其向白利村村委会购买的老办公室,当时其选择的是倒迂房安置补偿,其一家三口共补偿了90㎡的房屋;2010年是因粤海LED项目拆迁了他与岳父曾言辉、妻妹曾敏三户共有的房屋,他一户三人约占180㎡,后来按拆迁中心的要求提交了相关资料签订了补偿安置协议,他一户三人共领到各项补偿款36万余元。
    本院认为,被告人罗某在与其岳父、妻妹共有一处住宅的情况下,又向村集体购买了另一处房屋,其对该两处房产均具有合法的财产权利。在2009年、2010年的两次征地拆迁过程中,罗某的两处房产先后被拆迁,依法应当获得相应的拆迁补偿。在第二次政府征地拆迁部门核准拆迂补偿过程中,罗某按拆迁中心工作人员要求提供相应的资料,并无虚构事实的行为。现有证据不能充分地证实罗某对其不能再次获得征地拆迂补偿是明知的,进而对此前已获得房屋补偿的情况向拆迁工作人员进行了刻意隐瞒,且罗某所获得补偿经相关职能部门拆迁工作人员依职权核查其提交的相关资料后作出,并经公示后执行,即本案的发生系征地拆迁部门的工作人员疏于审查核实所致,故公诉机关关于被告人罗某采用隐瞒真相的方法骗取公共财物的指控与查明的事实不符,指控的罪名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被告人及其辩护人关于被告人行为不构成犯罪的辩护意见与理由,予以采纳。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九十五条(二)项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二百四十一条第一款(三)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被告人罗某无罪。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四川省宜宾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判  长    罗兴明
代理审判员    申伯英
代理审判员    苏周彬
二○一四年九月三十日
 记  员    陶  涛
 
 
 
四川省宜宾市中级人民法院
 
 
刑 事 裁 定 书
(2014)宜中刑二终字第20号
    原公诉机关四川省宜宾市翠屏区人民检察院。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罗某,男,1968年2月13日出生于四川省宜宾市翠屏区,汉族,初中文化,无业,户籍地宜宾市翠屏区沙坪镇白利村3社75号。2011年9月28日因本案被刑事拘留,同年11月3日被逮捕,2012年10月15日被取保候审。
    辩护人曾进、凌忠实,重庆百事得律师事务所律师。
    四川省宜宾市翠屏区人民法院审理宜宾市翠屏区人民检察院指控原审被告人罗某犯诈骗罪一案,于二○一三年十一月二十二日作出(2012)翠屏刑初字第384号刑事判决,以诈骗罪判处被告人罗某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万元;继续追缴被告人罗某违法所得人民币283500元。原审被告人罗某不服,提出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了审理本案。宜宾市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李俭卫到庭履行职务,上诉人罗某及辩护人曾进、凌忠实到庭参加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本院认为,原判认定上诉人罗某犯诈骗罪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三)项之规定,裁定如下:
    一、撤销四川省宜宾市翠屏区人民法院(2012)翠屏刑初字第384号刑事判决;
    二、发回四川省宜宾市翠屏区人民法院重新审理。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判  长   唐 冬 斌
 判  员      
代理审判员   邓 晓 琴
二○一四年三月二十五日
 记  员   廖 建 廷
 
 
 
 
 
 
四川省宜宾市翠屏区人民法院
 
 
刑事判决书
(2012)翠屏刑初字第344号
   
    公诉机关四川省宜宾市翠屏区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罗某,男,1968年2月13日出生于四川省宜宾市翠屏区,汉族,初中文化,无业,住四川省宜宾市翠屏区沙坪镇白利村3社。应本案于2011年9月28日被刑事拘留,同年11月3日被依法逮捕。经本院决定,于2012年12月15日被取保候审。
    辩护人曾进、凌忠实,重庆百事得律师事务所律师。
    四川省宜宾市翠屏区人民检察院以宜翠检刑诉[2012]355号起诉书措控被告人罗乎犯诈骗罪,于2012年3月29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四川省宜宾市翠屏区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刘作鸿、周敏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罗某及其辩护人曾进、凌忠实,证人夏三德、杨兴华、龚坪、苏符到庭参加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四川省宜宾市翠屏区人民检察院指控:在2009年宜南快速通道五期工程的征地拆迁中,因涉及到临港经济开发区沙坪镇白利村3社部分村民房屋被征用,其中被告人罗某在白利村老村办公室购买的住房(面积为77.28平方米砖混结构)也属征用范围。2009年11月7日,原宜宾市国土资源局开发区土地管理处(简称土管处)经与罗某座谈协商后,根据宜府发[2008]21号文件与罗某签订了《房屋拆迁统建还房补偿安置协议书》,按照规定罗某一家三口(罗某及妻子曾红、女儿罗某某)享受了住房安置政策,即人均30平米倒迁房安置;在2010年粤海LED征地拆迂中,又因涉及到被告人罗某、岳父曾言辉、妻妹曾敏三户共有的沙坪镇白利村3社房屋也被征用,其中罗某房屋面积为179.44平方米。2010年9月7日,宜宾市临港经济开发区阵地拆迁服务中心工作人员根据宜府发[2010]5号文件,按被告人罗某户提交的户籍资料、建房手续以及选择的货币安置方式与罗某户签订了《房屋搬迁货币补偿安置协议》。被告人罗某明知不能重复享受住房安置的情况下,隐瞒其已享受住房安置的事实,领走包括其妻曾红、其女罗某某三人人均30平方米的基本住房安置购房费315000元,实际骗取安置费283500元。
    为支持上述指控事实,公诉机关出示了书证、证人证言、被告人供述与辩解等证据材料,指控被告人罗某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采用隐瞒真相的方法骗取公共财物,数额巨大,行为已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六条之规定,应以诈骗罪迫究刑事责任。诉请本院依法判处。
    被告人罗某辩解其所得的款项是政府应该赔偿的,自己的行为不构成犯罪。
    辩护人曾进、凌忠实均认为被告人罗某的行为不是犯罪,也不违法,理由是:1.国家法律保护公民的私有财产,征收、征用私有财产应当给予补偿,公诉机关认为的“两套房屋只能补偿(安置)一次”的这个“前提”并不存在,没有法律依据。2.根据《承诺书》上得出的“两套或者多套房屋只能补偿安置一次”这样的结论,并没有法律(文件)依据,同时也与《物权法》相抵触。况且,该《承诺书》并没有被告人的“签名”认可。3.被告人不存在隐瞒事实真相的问题,首先被告人两处房屋拆迁的情况村里的干部及周围群众是知情的;其次政府拆迁部门处于主导地位,并且对被告人房屋权属情况是应当是了解的,退一步讲,即使被告人没有告知,征地拆迁部门应当有义务去了解;被告人提交的所有资料都是针对征地折迁部门这个政府机关的,并不是针对“工作人员个人”提交的,所有资料都在征地拆迁部门这个政府机关备案的,是如实向政府机关告知了自己的所有情况的,因此不存在“隐瞒”的问题。综上,被告人罗某的行为不构成犯罪。
    经审理查明,2001年5月,被告人罗某购买了位于宜宾市临港经济开发区沙坪镇白利村村委会面积为77.28平方米砖混结构的老办公室作为住房,并与白利村村委会签订了房屋买卖合同,约定房屋所有权归罗某所有,因该房无产权证书,故未过户。在2009年宜南快速通道五期工程的征地拆迁中,该房列入征用范围。2009年11月7日,原宜宾市国土资源局驻宜宾经济开发区土地管理处经与罗某座谈协商后,根据宜府发[2008]21号文件与罗某签订了《房屋拆迁统建还房补偿安置协议书》,该协议根据罗某的意愿对其户籍登记在册的三人(罗某及妻子曾红、女儿罗某某)实施还房安置,协议约定还房安置面积90平方米,并进行拆迁补助,后罗某据此协议领取了26344.92元拆迁补助款。
    20109月,宜宾市临港经济开发区对沙坪镇白利村粤海LED项目征地拆迁。被告人罗某及其岳父曾言辉、妻妹曾敏三户共有的沙坪镇白利村三社房屋被列入征用范围,其中罗某一户房屋面积为179.44平方米。2010年9月7日,宜宾市临港经济开发区征地拆迁服务中心根据宜府发[ 2010]5号文件和被告人罗某提交的相关资料(户口簿等)与罗某签订了《房屋搬迁货币补偿安置协议》。罗某明知不能重复享受住房安置的情况下,在签定协议时隐瞒其已享受过住房安置的事实。该协议根据罗某的意愿对罗某户在册的三人(罗某及妻子曾红、女儿罗某某)实施货币安置,协议约定按基本住房安置面积90平方米一次性计发罗某购房费315000元,抵扣享受基本住房安置面积内的房屋后,其余建(构)筑物补偿35262.7元并进行拆迂补助。后罗某据此协议领取了安置及}补偿费用共计362407.2元,实际骗取安置费283500元。
    另查明,1.被告人罗某领取了补偿费用后即将该款部分用于购车及偿还欠款。2011年9月26日,宜宾市临港经济开发区征地拆迁服务中心发现罗某重复享受拆迁安置后,遂向公安机关报案,公安机关随即立案侦查。次日公安机关将被告人罗某抓获归案。2.本案所涉及的征地拆迁工作中,工作人员广泛宣传了宜宾市人民政府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四川省<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实施办法》等规定于2008年6月16日以宜府发[2008]21号文件下发的《关于印发宜宾市征地地上附着物和青苗补偿标准的通知》,其中第六条规定本案按还房安置的被拆迂户,按人均30平方米的基本住房建筑面积提供安置房;以及2010年3月30日以宜府发[2010]5号文件下发的《关于印发宜宾市市辖区征地拆迁房屋安置及青苗附着物补偿实施细则的通知》,规定农村被拆迁户房屋的补偿安置选择还房方式安置的,按照“一户村民只能有一处不超过规定面积的宅基地”,“一户多宅的、面积合并计算”、“多户一宅的,人口合并计算”的原则计算补偿.选择货币方式安置的,征地部门应根据享受住房安置的人数,按人均建筑面积30平方米的基本住房安置面积以及基本住房安置面积购房费发放标准,一次性计发购房费;在2010年LED粤海项目征地搬迁安置过程中,罗某及其岳父曾言辉、妻妹曾敏三户共有的沙坪镇白利村三社房屋均属被拆迁户,并分别以户的名义申报了选择货币方式进行安置,拆迁资料中,罗某一户的人口统汁表附了一份罗某未签字的《承诺书》,曾言辉一户的人口统计表附一份曾言辉签字的《承诺书》,内容均为:“若今后另有房屋(不含商品房)需征地搬迁,不再享受住房安置(合货币)安置,另在本次搬迁安置的人员中若在其它已搬迁地块中已享受了政府的搬迁安置政策(含住房安置或货币安置),本人自愿承担一切经济和法律责任。”庭审中,罗某曾经供认申报搬迁补偿时知晓该《承诺书》,后当庭翻供。4.宜宾市临港经济开发区征地拆迁部门工作人员在审查2010年LED粤海项目征地拆迁申报材料过程中,未发现罗某一户已于2009年根据宜府发[2008]21号文件享受了一次还房安置的事实。
    上述事实,有经庭审质证,本院予以确认的下列证据证实:
    1.报案材料、接处警登记表、立案决定书、公安机关抓获经过说明。证实2011年9月26日宜宾临港经济开发区征地拆迁服务中心向临港经济开发区公安分局报案称,发现沙坪镇白利村三社村民曾言辉伙同其女曾红、女婿罗某隐瞒罗某一家三口在2009年宜南快速通道五期工程征地拆迁中已经享受还房安置补偿实情,又在2010年粤海“LED”项目征地拆迁中重复领取基本住房安置面积购房费31.5万元。公安机关随即立案侦查,并于次日将罗某抓获。
    2.扣押物品清单,证实案发后公安机关从罗某处扣押了中华轿车一部。
    3.宜宾市国土资源局临港经济开发区分局关于沙坪镇白利村三社曾言辉伙同其女曾红和女婿罗某骗取拆迂安置补偿款情况介绍,证实罗某在两次拆迁近程中重复接受安置补偿的经过。
    4.罗某购买白利村办公楼住房及门面协议,宜南快速通道用地沙坪镇征地补偿宣传资料,2009年宜南快速通道五期工程征地拆迁项目罗某户(3人)房屋拆迁安置补偿资料,罗某签订的宜南快速通道第五期项目征地拆迁统建还房补偿安置协议,证实2009年宜南快速通道五期工程征地拆迁项目中,罗某所购的白利村三社房屋(面积为77.28平方米)已于2009年11月7日与拆迁中心达成了等面积还房安置的政策。
    5.宜府发[2008] 21号、宜府发[2010]5号,证实宜宾市人民政府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四川省<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实施办法》等规定于2008年6月16日以宜府发[2008]21号文件,下发了《关于印发宜宾市征地地上附着物和青苗补偿标准的通知》,该通知规定了2009年宜南快速通道五期工程征地拆迁项目、2010年粤海LED征地拆迁项目补偿政策依据,该二份文件主要规定了对被拆迁户房屋的补偿安置的安置方式和计算方式等内容。
    6.宜宾市国土资源局临港经济开发区分局关于宜府发[2010]5号文件执行中有关问题的请示,四川省人民政府关于同意宜宾市征地地上附着物和青苗补偿标准的批复,宜宾临港经济开发区征地拆迁服务中心关于沙坪镇白利村三社房屋搬迁补偿的公示第(219号)及粤海LED涉及白利村三社房屋搬迁房屋补偿明细表的复印件,罗某签订的粤海LED项目建设用地房屋搬迁货币补偿安置协议,证实2010年LED项目拆迁补偿过程中罗某享受了安置。
    7.征地拆迁服务中心工作人员工作笔记本.证实夏德平记录了在8月30日的工作例会上对曾言辉的危房作了介绍;在9月11日同李勇、杨兴华去白利村三社丈量曾言辉的房屋。龚坪记录了2010年9月7日饶彪镇长在沙坪镇政府五楼会议室主持召开了关于征地拆迁的工作安排。
    8.劳动合同书,证实夏三德、龚坪、苏符、华勇等人参与过征地拆迁的工作的事实。
    9.证人证言
    (1)证人夏三德(临港区国土局征地拆迁服务中心工作人员)侦查阶段的证言,证实2010年7月中旬的时候,服务中心工作人员进行入户座谈宣传相关政策时,曾言辉每次部参加了的,后来曾言辉向拆迁中心提交手续时,有曾敏、曾红、罗某等六人到办公室来的,当时还开了座谈会的。座谈会的内容主要就是宣传宜府发[2010]5号文件和曾言辉等人签订《没有享受住房安置和其他优惠政策》的承诺书。在签《承诺书》的时候工作人员就明确向曾言辉、罗某等人讲了2009年在宜南快速通道五期工程征地拆迁中得到住房安置赔偿后就不能享受2010年粤海LED项目中的住房安置补偿。
    (2)证人杨兴华(宜宾市国土资源局临港经济开发区分局职工)在侦查阶段的证言,证实2010年的粤海LED项目中和村民签订《住房安置补偿协议》的时候明确告诉曾言辉、罗某等人住房拆迁补偿安置只能享受一次,曾言辉还在《承诺书》上签字了,签字之前工作人员还要念给拆迁户听。
    (3)证人曾立军(沙坪镇白利村村委会文书)证言,证实征地部门和生产队多次召开了座谈会,并宣传了宜府发[2008]21号文件和宜府发[2010]5号文件的相关规定和政策。曾言辉是白利村三社的社员代表,参加了社员代表座谈会的,罗某没有参加社员代表座谈会的。后来在2010年9月初的一天,在他家里召开了全社的户主大会,通知了包括曾言辉、罗某在内的户主参加,宣传学习宜府发[2010]5号文件的部分内容。
    (4)证人江黄银(白利村三社社员代表)的证言,证实在2010年9月初,临港经济开发区国土部门征地拆迁中心、沙坪镇协调办等单位的领导和工作人员一起在白利村三社曾立军家的场坝开社员大会,会上就向社员宣布了宜府发[2010]5号文件,按照政策每个人只能享受一次征房安置,之前享受过住房安置的,今后就不能再享受其他住房安置。在签订《住房安置协议》前征地中心还叫被征用户的户主签一份承诺书,大概意思就是只能享受一次住房安置补偿。曾言辉是社员代表参加了会议他肯定清楚住房安置只能享受一次。罗某是房屋被征用户,他也应该知道住房安置补偿只能补偿一次的政策。
    (5)证人曾言敏(沙坪镇白利村三社社长)的证言,证实在2010年9月上旬,他通知白利村三社的所有户主到村文书曾立军家中开会,曾言辉是社员代表是参加了会议的,罗某参加没有他没注意。
    (6)证人王在君(白利利村书记)的证言,证实在2010年八九月份,征地中心的龚坪、杨兴华、夏三德、杨向雨和沙评镇政府的王振池、李勇等人在白利村三社曾立军家的场坝组织白利村三社所有社员开会传达相关的补偿政策,主要是宜宾市政府[2010]5号文件的宣传和解答社员提出的问题。曾言辉是参加会议了的,因为他是社员代表,但是罗某是否参加会议他没有注意。
    (7)证人陈远华(白利村社员代表)的证言,证实他对《承诺书》没印象,不清楚其他人的情况,他是第一次享受住房安置补偿。
    (8)证人周世华(白利村三社小组长)的证言,证实他知道如果在以前享受过住房安置补偿,在以后的征地拆迁中不能再享受了。在LED项目征地拆迁过程中,国土部门、沙坪政府等部门人员召集社员开会,开过两三次,宣传一些赔偿标准和相关的政策,在签订《住房安置协议》前国土部门叫被征地户主签一份《承诺书》,大概意思是只能享受一次住房安置补偿。
    (9)证人刘亚玲(临港国土分局工作人员)的证言,证实曾吉辉是村民代表,要和村社干部一起代表村民与国土分局征地拆近项目组座谈,很清楚征地拆迁政策,更明白不能重复享受住房安置,罗某肯定也知道。
    (10)证人龚坪(临港国土分局工作员)的证言,证实在2010年粤海LED项目征地中审核罗某的相关资料时,没有查阅其前期档案。当时曾叫夏三德和周兰找征地中心曾经负责过宜南路五期工程该社征地拆迁工作的华勇进行核查。但没有得到答复。想到还要经过张榜,且村社干部也在,就没管这个事了。在2010年8月底9月初专门组织镇、村、社及社员代表和部分群众在老宜南路白利村文书曾利军家门口召开了征地拆迁补偿安置政策宣传会,进行了详细宣传。曾言辉也参加了这个会。同时还将此次征地拆迁的依据的政策文件宜府发[2010]5号和相关其它政策专门印成了小册子发给了曾言辉等社员代表和群众。罗某一户人员的安置名单的确认和《承诺书》的签订是夏三德和周兰在具体负责。在与曾言辉及其子女就房屋拆迁进行商谈的过程中,他在场时罗某没有参加过。其实征地拆迁补偿的手续是比较严的,但因为当时急于打开征地局面,加之罗某的岳父曾言辉是该社的社员代表,工作上很多接触,也比较信任他,所以对他提供的相关材料没有怀疑。而罗某一户的房屋拆迁相关材料就是由曾言辉一手递交给征地项目组的,所以没有发现。在今年6月30日的座谈中罗某没有表态和解释,但曾言辉宣称应该享受。
    (11)征人华勇(临港经济开发区国土分局工怍员)的证言,证实2009年宜南快速通道五期工程中涉及到白利村三社被征用户的安置补偿资料,是由苏符保管,罗某一家三口当时的住房安置补偿资料也在其中。
    (12)证人曾言辉的证言,证实他是罗某的岳父,在2009年宜南快速通道第五期工程征地中,罗某购买的白利村村委会办公室被拆迁,当时罗某选择的是还房安置。2010年粤海LED项目征地过程中,他与女婿罗某及小女儿曾敏于1993年共同修建的房屋列入拆迁范围,修建时罗某出的钱多,就分了180平方米,经折迁中心工作人员给他做工作后,他们三户都选择了货币安置。在2009年,宜南路五期工程项目征地,罗某的还房是调换他在村办公室购买的房子,不算住房安置;2010年,粤海LED项目征地,对罗某的住房货币安置是按户籍三口人计算的,他认为不存在重复安置。在粤海LED项目的征地拆迁安置座谈中征地中心工作人员给他签《承诺书》,他当时看了,也签了字。
    (13)证人曾红的证言,证明她与罗某系夫妻,2009年宜南快速通道五期工程征地拆迁时,罗某在白利村三社买的村办公楼住房被征用了,补偿安置了90平方米的倒迁房,2010年粤海LED项目征地折迁时,她和罗某就一起回白利村三社和征地中心工作人员一起丈量属于她一户的房屋面积,因为她和父亲曾言辉.妹妹曾敏三户人是属于一宅多户,按照相关政策必须按照同一种安置方式进行住房安置补偿,后来她们一大家人,包括她和曾言辉、罗某、曾勇、曾敏等人经过商量一致决定这次选择货币安置补偿,即按照户口上的人头每人赔偿105000元作为住房安置补偿,加上一些其他附加补偿款,她们一家三口共计获得了36万余元的征地功手迁安置补偿。在2009年宜南快速通道五期工程中享受过住房安置补偿后,在2010年粤海LED项目中将不能享受住房安置的政策没有人告诉她,她只知道在2009年宜南快速通道五期工程中她的房屋被征用了,也获得了统建还房安置补偿;后来2010年粤海LED项目中又涉及到她们家的宅基房被占,她与曾言辉、曾勇、罗某、曾敏等人一起商量觉得还是可以提交资料享受住房安置补偿。两次房屋拆迁补偿都是征地中心人员办理的。
    10.被告人罗某在侦查阶段在看守所依法接受讯问的供述和辩解,证实罗某曾供述他在白利村有两处房屋,分别在2009年和2010年被征地拆迁,2009年因修建宜南快速通道拆迁的是其向白利村村委会购买的老办公室,当时其选择的是倒迁房安置补偿,其一家三口共补偿了90平方米的房屋;2010年是因粤海LED项目拆迁了他与岳父曾言辉、妻妹曾敏三户共有的房屋,他一户三人约占180平方米,后来按拆迁中心的要求提交了相关资料签订了补偿安置协议,他一户三人共领到各项补偿款36万余元。同时供述他在2010年的折迁安置过程中工作人员向其宣读过《承诺书》,他隐瞒了一家三口在2009年宜南五期工程征地拆迁中已经获得住房安置补偿的事实,多骗取了安置补偿款30余万元。该供述与其余证据相互印证。
    针对控辩双方争议焦点,本院根据本案的事实和证据,评判如下:
    1.关于“两套农村房屋只能享受安置一次”的这个“前提”的法律依据是否存在的争议。
    经查,公诉机关当庭出示并说明了以下证据:(1)《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四十七条第三款规定,被征收土地上的附着物和青苗的补偿标准,由省、自治区、直辖市规定。(2)《四川省<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实施办法》第四十条第一款第三项规定,地上附着物和青苗补偿费。按实际损失合理补偿。补偿标准由市、州人民政府、地区行政公署制定,报省人民政府批准后执行。(3)《四川省人民政府办公厅转发省国土资源厅关于调整征地补偿安置标准等有关问题的意见的通知》(川办函[2008]73号2008年4月13日)第五条第三款规定,征收土地涉及住房拆迁的,要按有关规定采取有效措施,切实保障被征地农民的基本居住条件。实施征地拆迁政府提供的基本住房建筑面积不得少于每人30平方米。被拆迁的农民在基本住房建筑面积内不支付购房费用,也不享受原住房拆迁补偿。原被拆迁住房面积超出基本住房面积的部分按附着物补偿标准给予补偿。(4)宜宾市人民政府关于印发宜宾市征地地上附着物和青苗补偿标准的通知(2008年6月16宜府发[2008]21号)第六条规定,对城市(乡、镇)规划区内的被拆迁户按下列方式进行补偿安置:(一)按货币方式安置的被拆迁户,其被拆迁农房按《农房拆迁补偿标准表》(附件4)进行补偿,并按人均30平方米基本住房建筑面积一次性计发购房补助,补助标准为800-1000元/㎡。补偿补助兑现后,由被拆迁户通过市场自行购房解决居住问题。(二)按还房方式安置的被拆迂户,按人均30平方米的基本住房建筑面积提供安置房,保障被拆迁户的基本居住条件。被拆迁户在人均30平方米(含30平方米)基本住房建筑面积内的部分不支付购房费用,也不享受原住房拆迁补偿。对超出人均30平有米基本住房建筑面积外的部分按《农房拆迁补偿标准表》(附件4)进行补偿。(5)宜宾市人民政府关于印发宜宾市市辖区征地拆迁房屋安置及青苗附着物补偿实施细则的通知(2010年3月30日宜府发[2010]5号)第五条规定,(第一款)选择住房货币方式安置的,征地部门应根据享受住房安置的人数,按人均建筑面积30平方米的基本住房安置面积以及基本住房面积购房费发放标准,一次性计发购房费。被拆迁户原庄虏建筑面积人均30平方米以内(含30平方米)部分,不享受第三条规定的拆迁补偿。不享受拆迁补偿的面积按照先正房后偏房、建筑质量由好到差的顺序进行抵扣。(第二款)基本住房安置面积购房费发放标准为:南岸、赵场、西郊、安阜、白沙湾、象鼻等六个街道办事处范围和菜坝镇、沙坪镇、南广镇范围为每平方米3500元,即每个应安置人员105000元;其他乡镇范围为每平方米1800元,即每个应安置人员54000元。(第三款)基本住房安置面积购房费发放后,由被拆迁户通过市场自行购房解决居住问题。政府不再提供安置房,被拆迁人也不再享有申请宅基地建房的权利。(6)国土资源部《关于进一步做好征地管理工作的通知》(2010年6月2 6日)规定,(八)住房拆迁要进行合理补偿安置。征地中拆迁农民住房应给予合理补偿,并因地制宜采取多元化安置方式,妥善解决好被拆迁农户居住问题。在城市远郊和农村地区,主要采取迁建安置方式,重新安排宅基地建房。拆迁补偿既要考虑被拆迁的房屋,还要考虑被征收的宅基地。房屋拆迁按建筑重置成本补偿,宅基地征收按当地规定的征地标准补偿。(第二款)在城乡结合部和城中村,原则上不再单独安排宅基地建房,主要采取货币或实物补偿的方式,由被拆迂农户自行选购房屋或政府提供的安置房。被拆迁农户所得的拆迁补偿以及政府补贴等补偿总和,应能保障其选购合理居住水平的房屋。
    辩护人在法庭审理中对公诉机关出示的法律、政策、规定合法性并无异议,本院认为,宜宾市政府征地拆迁政策所规定的农村村民基于户为单位的宅基地基本住房建筑被征地拆迁补偿(安置)不可能获得重复享受的明确结论,如果有两套以上的房屋,其中一套享受了基本住房建筑面积的补偿,超出基本住房面积的按附着物补偿标准补偿,故辩护人的该点辩护意见不能成立。
    2.关于被告人罗某是否明知一户村民不能重复享受拆迁安置以及罗某是否隐瞒真相的争议。
    经查,(l)在第二次拆迁安置过程中,当地政府部门及村委会均对相关政策进行过广泛宣传。(2)与罗某共有的沙坪镇白利村三社房屋的其岳父曾言辉证实,当时拆迁工作人员给他们做工作后,三户须一致选择货币安置,在座谈中征地中心工作人员给他签《承诺书》,他当时看了,也签了字,而当时参与座谈时罗某也在场。(3)在侦查阶段,罗某依法接受讯问时供述拆迁工作人员向其宣读过《承诺书》,他隐瞒了2009年已经获得住房安置的事实,骗取了安置补偿款,在庭审中,罗某也曾当庭供述当时拆迁工作人员给了他《承诺书》。为骗取拆迂安置款,罗某隐瞒了该事实,综上,本院认为被告人罗某对农村一户居民不能重复享受安置的规定是明知的,辩护人关于罗某没有隐瞒该事实骗取了拆迁款的事实与查明的事实不符,故辩护人的此点意见不能成立。
    综上,本院认为被告人罗某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隐瞒已经享受拆迁安置的事实,骗取数额巨大拆迁安置补偿款的事实清楚,证据充分,其行为已构成诈骗罪,公诉机关指控的罪名成立,本院予以支持。鉴于本案的发生征地拆迁部门的工作人员有审查核实资料的疏忽的过错,被告人罗某的犯罪情节较轻,酌情予以从轻处罚。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六条、第六十四条、第五十三条、第七十二条、第七十三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人罗某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万元。
    (缓刑考验期,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罚金在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向本院缴纳,上缴国库。)
    二、继续追缴被告人罗某违法所得人民币283500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四川省宜宾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判 长    程  勇
 判 员    杨  光
 判 员    肖必春
二○一三年十一月二十二日
 记 员    杨映珍
 
 
 
 
  
 
 
四川省宜宾市翠屏区人民法院
 
 
刑事裁定书
(2012)翠屏刑初字第384号
 
    被告人罗某诈骗一案,本院于2013年11月22日作出刑事判决书。现发现其中有错误字句,特此补充裁定如下:
    原判决书第一页第三行“(2012)翠屏刑初字第344号”,现更正为“(2012)翠屏刑初字第384号”
 
 
 
 判 长    程  勇
 判 员    杨  光
 判 员    肖必春
二○一三年十一月二十五日
 记 员    杨映珍
 
 

下一条新闻:重庆人身损害律师称:饲养烈性犬咬伤他人必须赔偿。

上一条新闻:关于依法处理监护人侵害未成年人权益行为若干问题的意见

copyright 2012-2020 重庆律师凌忠实律师网

电话:02368730666 手机:13072324803 传真: QQ:496433296 邮件:496433296@qq.com 地址:重庆市渝中区大坪大黄路6号竞地商务大厦B座8楼。

技术支持:龙搜科技